行为艺术下的话语权

2018-11-18 小谷派 折子戏

1490108588652295.jpg

本届前提行为艺术节由北京移师广东清远,准备用16个 周末的时间诠释主题“自然·反应”,艺术家的作品大多围 绕此概念,如同时是策展人的王军,在他一直进行的稻草 人系列中成为唯一一个中矢者,他们身体力行地将观念 转化为一次艺术的展现,以行动捍卫着属于自己的话语权

第三届前提行为艺术节开幕式当天,因为禾雀花观赏节亦在清远牛鱼嘴 风景区一起开展,吸引了众多本地及广州的观众。开幕式的鞭炮声来自 艺术家文皆,他用自己的身体做支撑,附挂上8万响爆竹,一阵轰鸣,硝 烟散尽后,全身包裹的他安然从厚厚的衣壳中脱出。早在主办方宣称开幕之前,艺 术家们已经开始实施了身体的行为。一直进行稻草人系列的王军,再次将自己捆 绑成稻草人的模样,和一大群人偶一起,竖在风景区空旷的场地上,烟雨的近山、 绿色的植被与泊在附近的汽车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没有鸟,有的是鸟人。王军将这 次的行为命名为草人借箭,在众多草人阵势里,他是唯一的中矢者。接下来的领导 者讲话的程序很快被艺术家追魂打乱。在主席台上,他将一株树从花盆里解放出 来,和自己捆绑在一起,不断移动,一起种于一个又一个地坑中。就在追魂实施了 《干嘛要有人》的行为不久,江因风的《墨攻》把开幕式现场涂抹得一片狼藉。

牛鱼嘴的经理人段拥军是个比较具备商业想象力的商人,他希望艺术家作 品能够成为景区的一个景点。比如艺术家艺术行为本身,艺术家完成艺术后,留 下的档案与文献。他原计划邀请策展人王军前来做一个艺术作品,最终促成了第 三届前提行为艺术节从北京移师南方,成为南中国最大规模的行为艺术盛会。王 军因为没有邀请到更多的学术主持而遗憾,毕竟,艺术家和行为艺术本身在中国 更需要批评。而很多话语权力的拥有者,却往往因为行为艺术清贫的处境而拒绝 参与。王军算是个相对顽固的艺术策展人,前两届前提行为艺术节,只在两天里完成。而此一届艺术节,则用16个周六周日的时间,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持续开展。 展览原计划命名为“自然·反应”,这一主题却未在艺术节上宣扬和阐释。

福柯曾说过,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年代,而是讲述话语的年代。行为艺 术本身在讲述与被讲述之间在中国行走了20余年,最初的一批行为艺术家已经 老态,年轻人成为这次行为艺术节的主人,行为艺术的处境依然一如当初的那 个清贫的年代。而我们往往以为艺术品本身有更多干预世界的驱使力,便在艺 术创作和艺术事件上动用各种话语权力。于是策展人,批评家,媒体,艺术家本 人,赞助方等等共同建立了秩序的世界,他们都可能成为艺术话语的权力者。在 这样的秩序中艺术作品本身很难保持真正的纯粹性,批评家也很难保持自身的 独立性。开幕式上,作为学术顾问的廖邦铭没有到场,他坚持,这是学术对于权 力的原则问题。 

标签: 牛鱼嘴风景区 野心勃勃 新闻效应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鲁ICP备130258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