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个被选中做 Hampton Creek“施主”的,是创投公司 Khosla Ventures

嗯,故事,硅谷的光荣传统,才是 Hampton Creek 脚下的红毯。多少次在不同的场合下,蒂特里克操着轻微的南方口音告诉会众,自己生于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,父亲常常失业,一家人的生活“十有八九都靠食品券”(他母亲则说,这样的日子可能只过过两三个礼拜。他父亲联系不上,故未予核实)。长大后他又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过了七年(不过,其中差不多三年都生活在密歇根大学法学院的校园里)。小时候“常年吃垃圾食品”,长大后又目睹无家可归的非洲孩子“靠脏水度日”,这样的经历最终促使他决意创业,以期能“开大家眼目,正视人间疾苦”。



 
而割除疾苦是要用美刀的。第一个被选中做 Hampton Creek“施主”的,是创投公司 Khosla Ventures。那一天,面对其合伙人萨米尔·考尔,蒂特里克再次发挥讲故事的才能,告诉对方他们研发某种“纯植物性食品,过程需要七 年”,但就要“大功告成”了。



 
不知这个七年源于何处,但这话估计把萨米尔打动了。因为从他那里,蒂特里克要来了 50 万美刀。


首战告捷并不意味着始终顺风顺水。有些经历蒂特里克从未在公众面前摊开讲过。譬如他的履历表,体面,漂亮,但实际上从 2008 年毕业到 2011 年创业,他没有一份工作曾干满一年;再譬如他曾选择以批判者的姿态出现,多次公开以激烈的言辞抨击工业化食品的弊端和对动物的残忍,本以为这样能唤起零售业从业者的注意,但结果,吓跑的人比响应的人还多。



 
几次亏吃下来后,蒂特里克温和下来了。他不再公然宣称现代食品工业是施害者,不再描述养鸡场是如何把整鸡瞬间研磨成肉泥……他变得“中庸”而谨慎;他试图让消费者相信,Hampton Creek 正在进行一种温和的改良;未来大家能在不牺牲口福、不增加花费的情况下吃得更好、身体更健康,同时还能顺带着拯救环境。一句话,在 Hampton Creek,“一片曲奇便能改变世界”。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