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味十足,让我彻底明白了它为何至今还在实验室里徘徊

除了上述似乎很难洗白的传闻外,还有谜一样的业绩——传闻有的说 Hampton Creek 每月亏损 1000 万美元,也有的说它每月亏损 400 万美元。不过发言人诺伊斯对此予以了否认,蒂特里克在受访时也拒予置评。他只说,这种结果(亏损)对其他正处于高增长状态的公司而言是很典型的。坦白说,蒂特里克愿意接受采访让我颇有点惊讶。因为就在四天前,他才刚开除首席技术官、研发中心副主管以及业务开发部副主管,同时董事会又没有恢复,所以整个公司目前就他一个光杆司令。





但这毫不耽搁他谈论未来时的滔滔不绝。“我刚刚写完——欢迎你来看——我的十年愿景”,跟本文开头提到的面试者道别后,蒂特里克这样对我说。说着,我们走进研发厨房,来到几位新招的员工中间,开始参与产品试吃。在那儿,在一排排锃亮的机器中,站着一群笑盈盈的年轻人。桌子上摆满了各色曲奇、蛋黄酱和沙拉酱,年轻人们把咸饼干以及蔬菜沙拉蘸入其中。轮到我后,我是轻轻松松就干掉了一大半曲奇饼,但那些被吃货们打 Call 的蛋黄酱……对我而言,尝起来就像另一个版本的好乐门,只不过口感略显青涩粗糙。





显然,蒂特里克并不满意员工们展示的样品。“黄油在哪儿?黄油在哪儿???”,他向展品组织者,一位主厨喊道。“你该把黄油拿来!”对方提醒他说该产品仍处于雏形,于是蒂特里克又催他们端上了素肉饼 Scramble Patty——不过同样仍为雏形。对该产品的宣扬已经有好几年了——记得在当初某场路演中,蒂特里克还向潜在投资者们展望过,说该产品有望于 2014 年就达到 500 万美元的销售额。然而几年过去了,这款产品连货架都还没上。
 




如今它终于现身了——素味十足,让我彻底明白了它为何至今还在实验室里徘徊。蒂特里克告诉我说,明年年初素肉饼便会上市,紧随其后的有望是素黄油、素奶酪或者素起酥油。按照他的说法,素食配方是可以经常变换的,利用这一点,他将有望打造一个不断升级的产品系统。“就好像苹果经常更新其 iOS 系统一样”,他说。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