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

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

我打一个呵欠,点起一支纸烟,喷出烟来,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