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是理想的伴侣,在火车上,在你住处的客室里

那美秀风景的全部正像画片似的展露在你的眼前,供你闲暇时鉴赏。
  • 书是理想的伴侣,在火车上,在你住处的客室里
  • 书是理想的伴侣,在火车上,在你住处的客室里
  • 书是理想的伴侣,在火车上,在你住处的客室里

吃的重要更可于国人所用的言语上证之

说起新年的行事,第一件在我脑中浮起的是吃。
  • 吃的重要更可于国人所用的言语上证之
  • 吃的重要更可于国人所用的言语上证之
  • 吃的重要更可于国人所用的言语上证之

酒的乐趣是在醉后的陶然的境界

喝酒的趣味在什么地方?这个我恐怕有点说不明白。

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

我打一个呵欠,点起一支纸烟,喷出烟来,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。
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

暖国的雨,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

是的,那是孤独的雪,是死掉的雨,是雨的精魂。 
  • 暖国的雨,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
  • 暖国的雨,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
  • 暖国的雨,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