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的乐趣格总是那么悠闲、亲切而文雅

只有当人类了解并实行了李笠翁所描写的那种睡眠的艺术,人类才可以说自己是真正开化的、文明的人类。